想吃古早味中餐,怀旧,去乡下头还不如去纽约【美东美食考据之六】

摘要: 吃到一些美东中餐厅,感觉上,如果你想怀旧,想吃地道的古早味,去乡下头还不如去纽约。包括那种地道的、古早味的冰激淋,也只有在美东才能吃到吧。

11-01 21:25 首页 痴饭团

↑点击上方加入痴饭团

让饭团越滚越大,越滚越好吃



原创:姜浩峰| 美食考据家  

转载请注明:痴饭团(chigefantuan)


如今在国内,但凡东南沿海地区,即便是到乡下赴宴吃桌头,总是不缺生猛海鲜的。比如上海郊区,本身是浓油赤酱的本帮风味,却也外加除红烧以外各种烧法的大龙虾,或者索性不烧——赤膊上阵生劈生蘸生吞活剥龙虾刺身。

跑到纽约吃中餐,特别是吃桌头,我有一个突出的感觉——这各类馆子,那些个菜的做法,颇有古法,吃起来当然是古早味了。

譬如在国内餐厅,一般除了单位食堂和卖盒饭的,很难在正式的菜单上看到绿豆芽炒榨菜。又譬如国内但凡中档以上餐厅,就已经很少用肉丝炒素菜了,可纽约的中餐馆,有各种炒肉丝。

再比如我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家海鲜馆,吃到的一款红烧鱼,味道基本和在广东乡下吃到的一样,与如今广州、深圳等大城市的类似菜肴风味决然不同。这家位于容闳公立小学马路对过的海鲜餐厅,在当地算是老店。因为是星期天的缘故,中午基本上是满座,大多是当地华人拖家带口来摆上一桌。

我见别家点菜桌上倒也不尽然都是海鲜,于是问服务员有什么好吃的海鲜。服务员用广东口音的普通话推介了一款——海底鸡。

“啥叫海底鸡?”我问服务员小哥。

“海底鸡么,鲜啊!”服务员答。

想想也是,千万不能以如今美国鸡肉之廉价,来类比此种鱼类。华人一直以鸡肉为尊贵食材,当然指的是土鸡里的走地鸡。

我是边吃这海底鸡,边打开手机百度其到底为何物。一查才明白。就是金枪鱼,也就是在一些日料店里称作鲔鱼的东东。如果翻英文,应做tuna,亦即香港人所谓吞拿鱼是也。到了澳门,当地人称作亚东鱼,据说是用葡萄牙语发音翻译来的。而在纽约的这家海鲜酒家,服务员完全是用的广东乡下之称呼——海底鸡。

那放葱姜绍酒清蒸以后点酱油上桌的吃法,也大致就是广东土法了。

纽约的唐人街,最早一批移民几乎全部是广东台山人。我曾在一篇文章《黄柳霜,好莱坞中国娃娃上海行》中有详细介绍——这些台山移民在19世纪辗转来到美国,靠接过犹太人的洗衣作坊,渐渐发展起来。及至后来开起了成衣工厂。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,电视剧《北京人在纽约》里,王姬饰演的阿春就曾在这样的工厂打工。如今,这些成衣工厂大多已经不存——早在本世纪初就迁往中国内地,如今又在进行新的一轮产业转移,往越南等东南亚地区迁徙。

纽约的中餐厅倒也不是全在唐人街。我曾在上城区吃过一家上海菜的馆子。不过印象最深的倒是这家的麻婆豆腐——这完全是川菜的路子。不知道老板娘是不是得了当年锦江饭店的真传。

在费城的时候,也吃过几家中餐馆子。譬如唐人街上的上海樱花、峨嵋山庄。

上海樱花,还没进门,直觉以为是类似上海古北路、虹桥路一带带有日式风味的上海参观。进的店门,点得菜来,发现是自己想多了。也就是有几道上海菜感觉的中餐厅罢了。他家的招牌、特色,一是——干锅,二是——麻婆豆腐。

反倒是打着四川菜招牌的峨眉山庄,其麻婆豆腐反倒不显得有多出色了。其实峨眉山庄的麻婆豆腐绝对在水准线以上的,只不过比起其他家来,胜出不多。当然,这家的炸春卷自然不是四川口味,而是美国口味了。

除了费城、纽约等大城市外,我还在西点军校门口的东方酒家吃过饭。这家的老板参加了中国商会。店堂里挂满了许多名人,包括中国几任领导人与中国商会人士的合影,包括老板本人。至于那饭菜,倒是有点熊猫餐厅的风格——自助为主。

吃到一些美东中餐厅,感觉上,如果你想怀旧,想吃地道的古早味,去乡下头还不如去纽约。包括那种地道的、古早味的冰激淋,也只有在美东才能吃到吧。


如果还想品味更早的风情,那么,到大都会博物馆,看一局中国古人的对弈,似乎比食物更有味道……
















首页 - 痴饭团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