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想好好恋一场,却搞得天妒人怨

摘要: 这里,有情况!

  梅沾春色因飞雪,

香带苦寒更醉人,

这是林淑华最喜欢的诗句,

也是,

她人生的真实写照。


|一 枚 婚 戒  一 个 故 事|



Q:人这一辈子,什么最珍贵,什么最有价值?”

A:“ 自己认为有价值的,就去做,而且坚决不放弃。”

如果你觉得这只是一句玩笑的鸡汤,就错了。这是林淑华在年迈的时候,纵观自己人生说出来的肺腑之言。(林淑华,凤凰网读书频道评价为可与张爱玲、苏青比肩的海派才女)


 

01

你是我,唯一想要独处的男人


林淑华是深闺大院的富家千金,父亲是一个思想传统的商人。父亲一直要求林淑华恪守封建礼教,即便上的教会学堂也是门风森严。这使得林淑华鲜少接触家族外的男性,如果不是因为战乱,学堂停课,父亲说什么也不会让徐惠民来家中任课当老师的。

第一次和徐惠民见面的时候,林淑华只知道他是上海格致公学的高材生,内心些许有些不自在,不知道和这个男老师独处的时候,多尴尬。果真,第一次见面,除了老师的背影和声音,林淑华其他的,都没敢注意。

后来渐渐地,林淑华发现,这个老师比学堂的先生更加细致,而且很喜欢和自己互动,经常会问,我这样讲,你能听清楚吗?

每一次轻声细语地询问,总会让林淑华有点紧张。好几次,她头都也不敢抬,压着下巴猛点头,差点磕到桌子。


从起初相互陌生,到三个月后,彼此直呼姓名,相互欣赏,这应该是他们相处最甜蜜的时光。

林淑华发现他,不仅饱读诗书,而且有一颗仁爱的、乐于助人的心,还有肯忍耐、肯吃亏的好脾气。经常帮自己解疑答惑,讲述外面的世界,充当自己另一双眼睛。

也不知从何时起,林淑华从睁开眼开始,便期盼和徐惠民独处的一小时,见面之前一直寻思要聊的话,终于见上面,又感觉一小时很快就过了,徐惠民讲的每一句话,林淑华都记得。

这应该就是恋爱的模样,每天朝思暮想的都是你,希望和你相处的一小时可以掰扯成一天来过。

 


02

他,是她用尽全力去爱的人


一年后,林淑华和徐惠民陷入热恋,性格孤傲的徐惠民相信自己未来能给林淑华幸福,而林淑华也愿意接受这份诚挚的爱情。可是双方的父母却极力反对。

林淑华的父亲大发雷霆,不仅言语上侮辱徐惠民攀高枝,还把林淑华禁足起来,不允许她和徐惠民联系。如果搁在其他富家千金身上,或许就妥协了。

可是林淑华从来都是一个坚韧,心如磐石的人。不仅扛过了父亲的辱骂和恐吓,甚至还创作了短剧《叛逆》。(这应该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差别,任何磨难都可以变成创作的源泉)

 

面对双方家庭僵持不下的反对,林淑华和徐惠民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。徐惠民将用八年的时间攻读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博士学位,而林淑华将用自己最美好的八年来等待这段并不光明的爱情。

这八年里,林淑华和徐惠民相处的时间很少,更多的是父亲等人不间断的说媒,旁人说三道四,还有徐惠民家人觉得因为林淑华耽搁儿子婚事的白眼和敌意。

五味杂陈的痛苦,或许就在后来的《生死恋》里得以纾解。许也可以用她最爱的诗句表露一二,“梅沾春色因飞雪,香带苦寒更醉人。”

用尽全力去爱的人,绝对不会用时间去衡量爱了多久,一旦爱上,就是一个大到无极限的坚持。

 



03

停不了爱你的习惯,唯有告白才能得以缓解

 

八年,徐惠民成为了一名医学博士,开始有能力照顾心爱的女人。林淑华也从一个不满16岁的少女,成长为温婉的女人。那年他们结婚,徐惠民26岁,林淑华23岁。

婚后,正值上海战乱,小两口生活过得很清贫,不久还生了两个可爱的女儿,日子简单,却很幸福。

每日清晨,林淑华起早为上班的徐惠民准备早点,他出门前总会摸摸淑华的额头,再怀抱一个,然后才舍得分离。林淑华每次叫醒女儿们也会摸摸他们的额头,“囡囡,起床啦!”


爱在这个家,不断传递着,他们克制着,释放这样来之不易的幸福。但终究还是不随人愿。

婚后第二年,徐惠民因急性肺炎英年早逝,留下林淑华和两个年幼的女儿。他对林淑华留的最后一句遗言,:“最终,我还是害了你。”或许他不舍林淑华跟着自己,从生活优渥的千金变成操持家务的女人,为这段感情坚持八年抵抗来自社会、家族、旁人的反对,结果自己却要早早撒手人寰,剩下她和两个女儿。

度过一段黑暗的,受人接济的生活,林淑华站起来了,她内心一直铭记,徐惠民曾对他说过的,“唯独腊梅在冰天雪地之中独特的,骄傲着开放着一颗颗灿烈的花朵,希望你也像梅花一样活下去。不管将来环境变化如何,恶劣到如何,我相信你总不会随随便便给环境吞灭掉的。”

停不了爱你的习惯,唯有告白才能得以缓解。林淑华拿起笔,把和徐惠民相处的点滴写成《生死恋》,这是一本自传式的小说,每一句话,都是林淑华记忆中和徐惠民度过的瞬间,何等美好,何等珍惜。


2003年,这场生死恋直到林淑华90多岁的时候,都记忆犹新。还书写了《生死恋》的续集,病魔缠身的她,早已立下遗嘱,决定去世后将遗体捐献给医院供医学院研究,以纪念她的前夫徐惠民。全身心经受过,刻骨铭心的记忆,就像长在身体里,永远都无法忘却。


BLOVE设计师拜读了《生死恋》后,选择梅花作为这段爱情故事的标志记忆,林淑华女士就像一株腊梅一样,坚韧不拔地追随自己认定的有价值的东西,这段生死恋,是她此生最珍视的情感。

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,苏轼一首《江城子》,竟非常凑巧地贴合,这对璧人的生死恋,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

 



----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

爱很美,停驻润润眼


?遇到你,那年花开月正圆

?邓颖超:恩来,我是你的战友“小超”

?一道生死题:女朋友和游戏,到底哪个重要

?他比徐志摩还要浪漫一百倍,比强东霸道一千倍

?凭自己的本事单的身,为什么我还是想处对象啊






戳原文,了解更多!



首页 - BLOVES婚戒定制中心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