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悦达起亚在中国15年,接下去的路怎么走?

摘要: 东风悦达起亚在华15年了。

10-29 19:14 首页 autocarweekly


文|Karakush

图|网络


上海以北300公里是江苏盐城,那里最出名的三个地方标志,是仙鹤(丹顶鹤)、神鹿(麋鹿)和DYK(东风悦达起亚)。按着前二者的自然生态画风,盐城本是个名副其实以农业为主的“鱼米之乡”,能发展出繁荣如今以汽车为支柱的工商贸易,成为一个经济强市,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着DYK带出来的。


举个简单的例子,盐城南洋机场,是整个江苏继省会南京的禄口机场之后,第二个开通国际航班的机场。不少地级市省会都没有这般待遇。而最早开通的国际定期航线,就是2004年往返盐城和韩国汉城之间的。


然而除此,这仍旧是三线城市的风貌。还以飞机为例,每天来往上海的航班只有一班。而昨天(9月28日),我就乘坐着每日仅此一班的飞机飞抵盐城,参加DYK在此举办的入华15周年庆——


在盐城国际会展中心,65张八仙桌,坐着来自五湖四海的DYK车主、媒体、金融机构大亨、经销商、供应商、DYK的诸位总们,当然还有盐城市政府领导。


无论是从阵仗,还是细节,你都能切肤体会到DYK在此无可比拟的举足轻重。盐城城市的发展,什么“一部车”战略工程,什么整车、零部件和服务业的“三个千亿”产业集群,皆以DYK为基础,又以DYK为龙头。这个合资企业不仅肩负着绝大部份的GDP,更是肩负着整个城市的汽车梦想。 


这个梦想最初只是悦达已经故去的掌门人胡友林的个人情怀。他从1991年,盐城将濒临倒闭的三无(无技术、无资金,甚至无生产资质)汽车厂划给悦达的时候,就坚定地想造车。他说:“企业家就是要将不可能变为可能,把没有变成有。”


在他执着的奔走下,我们才得以见得2002年,东风汽车、悦达、韩国起亚以股比25%,25%,50%的比例,组建成了国内第一家中—中—外的合资公司,并将DYK的大本营锁定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盐城——这里是胡友林的老家,在他嘴里才成了得以拉拢外资的“上海郊区的后花园”。


如今,DYK的三个生产基地均在盐城,年产乘用车89万辆。



绝大多数人对DYK的最初印象,是定位经济型轿车的千里马。那是DYK的第一个产品,于合资当年年末推出,非常适合当时正在进行原始资本积累的中国家庭。可以说一经推出,就受到热烈追捧,售出2万多台,之后的若干年中还多次夺得同级别的销量冠军。


DYK称此为2万台起点,然后用了15年时间,成为一个在中国年产销65万的庞大组织。其成长速度不可说不快,平均28%的增速,高于行业水平5%。至今,中国有480万人是DYK车主。


而就在昨天,DYK正式宣布,要使规模更上一个层级,在2020年实现100万台的产销;在2025年更是要成为中国国内汽车品牌的Tier 1——用PPT上的原话解读,就是步入顶级汽车行列。


这并不是DYK第一次提出百万销量的目标,此前就已有过“New DYK 2020”战略,但是在15周年的场合重提,不仅更带自信和仪式感,并且还给出了明确的实施步骤。


首先,就是要在接下去的几年内密集推进投放24款新车型,其中包括了新能源车型。


具体来说,就是2017年,除了昨晚在15周年庆晚宴上已经一并上市的两款新车——KX CROSS(7.49万-8.59万元)和凯绅(12.88万-14.98万元),今年下半年还将有4款新车上市;2018-2020年,则有7款轿车的全新车型及改款,以及6款SUV改款将陆续上市。


另外,到2020年还会有6款新能源汽车,其中包括了以华骐300电动车(DYK旗下自主品牌)为代表的3款纯电车型,意味着DYK将投入EV专用平台;以及K5 Hybrid为代表的3款插混车型。


同时,DYK还将“强化国内市场专用配置和优秀设计”,以及“加快实施顾客至上的经营”。简单来说——


前者就是产品设计上要本土。除了继续做中国消费者喜欢的外观造型,还要配合高科技的配置偏好,增加安全科技配置、大画面显示屏、智能倒车镜、智能钥匙手环等等等。


后者,则包括了一系列特殊购买优惠,以及售后服务的提升。


而为了2025年的顶级车企大业,DYK还提出了新技术领导者,领先品牌/品质战略,以及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和合共生发展的三大战略。



在DYK看来,入华15年,正处风华正茂时。


但是今年的情况其实并不乐观。今年上半年,DYK总销量仅为13万辆,相比去年同期几乎是拦腰折半大幅下滑55%,距离全年70万辆的销售目标完成率不足20%。而工厂停工、经销商退网等负面,也频频发生。


事实上,自去年起,韩系在中国市场已开始失守,而今年尤甚。韩系车的市场份额已从去年的6.5%下滑至4.6%。


造成这样的情况,不可否认有一部分受到今年上半年整个车市大势的拖累;但是追根究底,还是所有早期以低端车型入华的合资品牌,都在遭受的品牌建设不力的老问题。


而根据DYK的战略,大量推出新车,或许并不能直接解决这个问题。DYK的产品相当丰富,在售已经有十几款车型,横跨多个细分市场。然而由于品牌力不足,往往新车上市不过几个月,必然主动降价,使得价格体系硬挺不起。这个15年来累积的市场恶习,加之受到近年自主崛起的压力,诸多问题集中爆发,造成了眼前的危险局面。


今年2月,DYK召回了此前曾带领公司迅速成长的苏南永。当时看来,是为了维稳日益尖锐的经销商矛盾。这位老将在上任5个月内走访了全国400多家经销商,致力改革。据悉,部份经销商的高压库存已经得到缓减,库存相比年初已减少8万台。而销量,也从6月开始止跌回升了。


然而,DYK距离真正转危为安,恐怕需要的不止这一个人。



首页 - autocarweekly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