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颖超:恩来,我是你的战友“小超”

摘要: “小超”,或许是唯一属于他俩的昵称

家庭、时间、甚至生命,

都可以无私奉献给革命,

唯有“小超”,

是专属于周恩来和邓颖超的昵称。

|一 枚 婚 戒  一 个 故 事| 




天津的天&你的眼



1919年的夏天,那天15岁的邓颖超前往南开大学演讲。台上的邓颖超,身穿白衣黑裙,明眸皓齿,激情澎湃地演讲,情到深处更是声泪俱下。

21岁的周恩来,站在台下,眼中全是台上的邓颖超,特别是那双明亮的眼,泛着光芒,读得到阳光的眼。


演讲结束后,这对相守57年的革命眷侣,开始了第一次非正式“会晤”。

“你们讲得真动人啊!”在邓颖超一行人快要步出会场前,周恩来快步走上前,表达了自己对他们的赞赏。

娇小的邓颖超,抬头望向眼前这位男青年,清秀的脸庞,挺直的腰板。

“讲得不好,请多指教。”邓颖超大大方方地回应。

 

在一番交谈后,邓颖超发现周恩来也很喜欢演话剧,但苦于男校没有女生,俊朗的周恩来有时还得反串女生。无独有偶,就读女校的邓颖超,因为女校没有男生,自己就得穿长袍,戴礼帽,扮男记者,邓颖超邀请周恩来指导她们的舞台表演。

兴趣相投、信仰一致,让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,但是邓颖超那时觉得自己在周恩来眼中,就是一个小妹妹。

 


直到一年后,邓颖超收到周恩来从法国寄回来的明信片,上面印有李扑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,周恩来在上面写道:“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,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,一同上断头台。”

两人的这层窗户纸,就在那刻捅破了,彼此成为了心中仅次于革命的唯一。

 

多年后,周总理的侄女问他,为什么当初不是选择法国美丽的朋友而是邓颖超发展“革命情谊”。

周总理是这样说的:“当年在法国的那个美丽的朋友,对革命也很同情,但是我觉得作为革命的终身伴侣她不合适。”而一样有坚定革命信仰的邓颖超,就是周恩来等的那个最佳的终身伴侣。

 



革命是天&你是光



1925年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举办了一场非常简单的婚宴,会上大伙起哄让邓颖超讲讲自己和周恩来的恋爱经过。

大伙还让个子娇小的邓颖超站上板凳上讲,据邓颖超回忆,当时周恩来很担心,怕邓颖超应付不过来,但是邓颖超说自己当时什么都不怕,就在板凳上把他俩相识、相爱的经历从头到尾讲了一遍。


还是当年初相识的角度,凳子上的邓颖超目光凝聚,侃侃而谈,仰望她的周恩来,再一次被那双泛着光的眼睛吸引。不同的是,当初的两人还不知道,对方就是陪伴自己走完这一生革命之路的那个人。而今天在战友的见证下,他们已视彼此为唯一。

 



因为信仰,生活显得不那么“寻常”



在1925年,邓颖超曾因为轻率和幼稚激怒了周恩来。

那时他们刚结婚不久,邓颖超发现自己怀了身孕,但是她想心无旁笃地把工作做好,就到街上买了一副中成药,回家偷偷把孩子打掉,结果在床上痛得直打滚,周恩来看到脸色铁青,异常虚弱的邓颖超,自己眼睛也泛起了红色的血丝,说:“你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,是我们两个人的后代,你应该跟我商量,这是我们两个的大事,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?”那一刻的空气是凝结的,邓颖超说不出话。

多年后,邓颖超在和赵炜(时任邓颖超秘书)聊她一对儿女时,常念叨一句老话:一儿一女一枝花,无儿无女赛仙家。

“赵炜,你看你,一儿一女多好啊!”

“大姐,您不是赛仙家吗?”

邓颖超笑笑说:“仙家虚无缥缈,还是一枝花实在,我们当年也曾有过两个孩子,如果都活着比你还大呢!”

 


我们或许想象不到,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周恩来和邓颖超需要用写信、打电话来沟通。周恩来与邓颖超各有一间卧室。邓颖超的作息极有规律,每天23点必然准时上床。经常是周恩来回来时,邓颖超已经睡着了,邓颖超起床时,周恩来开始休息。邓颖超常常写纸条让值班卫士送给总理,上写:“恩来同志,你应该休息了。”或“你今天时间太长了”等等。


 

小超,是属于你我的昵称



周恩来逝世的时候,邓颖超送了一个花圈,上面的署名就是“战友小超”。

平常时候,周恩来都是跟着大家唤邓颖超为“大姐”,只有当情急时刻,他才会唤邓颖超为“小超”,这是他们的昵称。

60年代末,一个夏天的晚上,在家伏案工作的周恩来,听到邓颖超房间传来护士焦急的喊声“大姐、大姐”。

他连忙赶过去,“小超,小超啊!你怎么了?快醒醒”。那种本能爆发的焦虑和急切,让全场的人都动容。为了大爱奔波劳碌,最怕的莫过于没能守护自己最爱的那个人。万幸的是,这一幕只是虚惊一场。

 


1976年1月8日,得知周恩来病情加重,正在洗漱的邓颖超匆匆忙忙赶往医院,赶到病房的邓颖超,看到医护人员、工作人员都站在旁边哭,邓颖超一下子倒在周恩来身上,边哭边喊,“恩来!恩来!”。

当病房的监视器上画出一条直线,邓颖超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摸着周恩来的面颊,深深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,泪珠止不住地流:“恩来,你走了……”这一吻,是她最后的送别。


同行的赵炜,此刻泪眼婆娑,她还记得几日前,周总理一双瘦得皮包骨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,“赵炜,你要照顾好你大姐”。这是诀别前,周总理最放心不下的事。

对于周恩来和邓颖超而言,什么都可以奉献给革命的,家庭、时间甚至是生命,而“小超”,或许就是唯一属于他俩的昵称。


近期BLOVE婚戒定制中心在内部设计师群里开展了一个小活动,“为最感动的爱情故事定制婚戒”。

其中有一个设计师非常敬仰周总理和邓大姐这对革命眷侣,在革命乱世中,爱显得那么无私,又那么弥足珍贵。

她倾力打造一对属于周总理和邓大姐的定制婚戒,虽没能送到他们身边,但永远值得保留。



婚戒中间是一颗代表永恒的钻石,两旁一边是象征着革命的铁杆枪支,一边是象征知识的笔杆。在婚戒内壁刻有共产党的党徽。在这段风雨漂泊的革命岁月里,周总理和邓大姐似战友、似夫妻,相互搀扶,相互依赖,从牵手的那刻起,就从未放弃相伴走向信仰坚守的高地。

肩负使命的爱,小心翼翼,但却旷世难忘。




----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

 爱情千万种,哪一个是你

?脱单,不是想恋爱了,而是你来了

?七夕浪漫这件事,玩不好会走火

?谁不是在最没有准备的时刻,遇见最心动的爱情

?表白很难吗?我就服这几招

?单身狗保命指南

?当两个处女座相爱….






戳原文,了解更多!

首页 - BLOVES婚戒定制中心 的更多文章: